蝎子的壳

懒癌介绍

算是个文手
复健读条缓慢

但摸鱼次数多于码字 而且画技不精
隔夜尴尬症警告 经常删图

aph养老博爱党 还债中
目前进度不太可观
大概是英厨
米英退散
右耀除了丝路无差其余接受无能

最近沉迷布袋戏相关
墙头众多 五十起步 无穷无尽(?
霹雳大本命是霏霏三贝和九爷
金光是小明大雁试吃鱼
江救捷哥洋人副总甫

大部分cp向喜贵乱三角拉郎混乱邪恶
经常自我拆逆
爬墙技能被动引发的原因很简单
好吃就行

但巨雷生子 雷到打人 雷到自尽
谁给我安利我当场表演一个反复暴毙

Chocolate


回学校之前最后一打
脑洞来自《霍乱时期的爱情》
cp弗朗西斯x奥利弗 注意避雷
不是什么浪漫的短打
第一次写奥利弗


弗朗西斯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是在黄昏。

橘粉色的头发和苍白的肤色伴着夕阳在他的身上辉映着,淡淡的雀斑被刻意抹上的油彩遮盖,却又因为泪水的冲刷而流泻得满脸暗红色和墨黑混杂。他坐在狂欢节人群的正中,静静的凝视着自己的手指。

人群正在互相欢乐地泼洒白粉和彩色的笑容,连马车上的马也涂成了雪白。弗朗西斯披着租来的斗篷穿行其中,一眼就看到了他。他也许是在节日里装扮成小丑的,或者是一个疯子——他宝蓝色的眼睛真是漂亮,弗朗西斯第一眼看进去的时候仿佛在凝视着一个纯真的孩子,或是另一个世界海天相印的盐湖…他走上前去邀请他吃雪糕,就像是赴一场重要的约会一样正式。弗朗西斯有点紧张地凝视着他的脸颊,不断的告诉自己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他不可能会拒绝。

于是他对他笑了,花花绿绿的脸还带着泪水。

“当然可以,不过有件事我得提醒你,我是个疯子。”

弗朗西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想起自己在狂欢节上的计划。他会用斗篷将他包起来,拉着他布满伤痕的手指行走着。他们吃了雪糕,看着对方凝视着杯中消融着的奶白色和草莓的鲜红。他似乎很听话,用长长的铁勺子翻动着冰水,弗朗西斯伸出手擦去他嘴角微笑的牛奶。他们跳了舞,随着人群的摇摆和音乐,他第二次笑了起来。转圈之后他将身子靠在弗朗西斯身上,短暂停留了几秒。

弗朗西斯提出去看塔顶的灯光的时候他似乎玩够了,他说要等待着日落,等待着天空变成深红色——

然后街上的警察和几个看守立刻扑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掀翻在地。他使劲挣扎着,被拖离了弗朗西斯身边。周围的人以为这是狂欢节的什么特殊节目,哄笑声中弗朗西斯听见了掌声,听见了他歇斯底里的喊声。正是他的拖延救了自己一命,弗朗西斯想,他是个疯子,他今天早上用束缚服里藏着的一把园艺剪砍掉了院里看守的脑袋,重伤了其余两人,只因为他说他想到狂欢节上跳舞。弗朗西斯瞥见他的血流满地板,他们重新给他穿上束缚服。他是个疯子。

弗朗西斯在街上买了一盒巧克力,走在精神病院的外墙,期盼在铁栅栏门口流着口水眼泪叫骂的人群中见到他,那些人向他乞讨,哀求着。他挥了挥拳头,没有看见他的身影。他失落的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了一对父女,小女孩问他要一块盒里的巧克力,他的父亲制止了她并向他道歉,他却将以整盒巧克力递给了女孩,妄图用这个行动使自己好受一些。

“拿去吧,先生,这本来是为了一份已经见了鬼的爱情准备的。”

评论(2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