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的壳

懒癌介绍

算是个文手
复健读条缓慢

但摸鱼次数多于码字 而且画技不精
隔夜尴尬症警告 经常删图

aph养老博爱党 还债中
目前进度不太可观
大概是英厨
米英退散
右耀除了丝路无差其余接受无能

最近沉迷布袋戏相关
墙头众多 五十起步 无穷无尽(?
霹雳大本命是霏霏三贝和九爷
金光是小明大雁试吃鱼
江救捷哥洋人副总甫

大部分cp向喜贵乱三角拉郎混乱邪恶
经常自我拆逆
爬墙技能被动引发的原因很简单
好吃就行

但巨雷生子 雷到打人 雷到自尽
谁给我安利我当场表演一个反复暴毙

【冷战】 实话实说 · 露米 · 欢脱



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今天心情很好。因为他的男朋友陪他在蓝蓝路吃饭。

确切来说,是逼他男朋友陪他吃饭。

人很多,他拿起一根薯条放进嘴里。“瞧那边那个人。”他摇摇百无聊赖的沉浸在甜腻可乐气泡中的伊万,示意他看向一个身穿粉红色衬衣的先生,“我很好奇他在下定决心买这样一件骚气的衣服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

“也许和你当时的想法一样,”伊万心不在焉的回答,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的原本属性已经暴露,“骚气的英雄先生。”

阿尔弗雷德拿起下一条薯条的手就这么僵停在半空。

伊万接着补刀。

“在家里的衣柜里,放着一件和它一模一样的衣服。”

阿尔弗雷德做的下一件事是把薯条塞进嘴里,迅速而愤怒地咀嚼着,恨不得对面那笑得无害的人喝的可乐马上变成强盐酸。

真见鬼。他想,他该死的还真的有这么一件衣服——骚气的粉红色衬衣。他要伊万告诉他为什么当初买衣服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

“我当时没和你一起去。”

“好吧,拿回家后呢?我试穿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那件衣服很难看?”

“我以为你又想搞个万圣节吓你哥计划——况且,你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你以为我故意买了一件很难看的衣服?”

“没错。”

“你为什么那样以为?”

“因为你总是说我对衣服没有品味,这也是为何我后来干脆就叫你帮我买衣服的原因,现在想来真是个错误。”

“哦闭嘴吧俄国熊,喝你的可乐吧!当我要你说出真实想法时,我希望你这么做。”

“不,你从来也没有这么希望过。我的英雄小宝贝。”

“为什么这么说?还有谁他妈是小宝贝。”

“还记得我们刚约会的时去海边度假那一次吗?你要我对你那有着标准的8减7块腹肌的柔软小腹说出真实想法?”

“是的,”阿尔弗雷德猛吸一口可乐压下灌喉而出的一口老血,“可那和这有什么关系?”

“哦,感谢你那时的反应,自那以后我再也没办法那样做了。交往过了这么久,我从没给过你真实想法,总用你喜欢的话搪塞你——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得以相处和睦——起码,我不用再为你可能会由于谋杀亲夫被送进联邦监狱而担心了。”

“那么,是时候翻篇了!”阿尔弗雷德一拍桌子(餐厅服务员吓得跳起来),大有一副联合国主席的气场,“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彼此真诚对待。听好了,本hero已经够成熟了,能够面对所有的真话。你准备好了吗?”

“哦,这不会有好结果的。”

“好了!现在让我们保持诚实、实话实说…从我那件橙色底色绿色边的球衣…”

“它是你看上去就像一只汉堡包…一个…可爱、帅气十足的汉堡包,不过,还是一个汉堡包。我奇怪你为什么不接着喝你的可乐呢亲爱的,你脸色可是惨青得可怕。”

“咳…那,那件低领的衬衫呢?”

“老实说,我喜欢那件。”

“是因为颜色吗?怎么样?”

“不知道,我不在乎。”

“不在乎?为什么…是款式吗?”

“说实话,我没怎么在意。我可以对你说我有多喜欢你那件衬衫吗?每次/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方便,而且…”

“喝你的可乐北极熊!我没有问你这种问题!我们…咳!(被呛到)继续!”阿尔弗雷德想到自己可能要换个方式,于是他把矛头转回伊万,“我们讲讲你的衣服,我送你的衣服——我打赌你一定喜欢那件印着I love America的T恤。”

“不,事实上,我讨厌那件。我可以告诉你他正完好无损的躺在柜子最底层,连包装都没拆开。”

“这…样吗……那件自由女神像的呢?”

“上周扔了。”

“方格系列的tie。”阿尔弗雷德孤注一掷,他现在死死盯着对面那双好看的紫色眼眸,“那个你总喜欢吧?”

“嗯…”伊万望着金发的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必须承认,”他狡黠地笑了,“只有在它绑在你的双手上使你动弹不得的时候,我挺喜欢它的。”

“哦。”阿尔弗雷德彻底失败了,他在奇怪为什么没有烟从两耳冒出来,毕竟一个燃烧的大脑是毁灭性量的冻可乐也无法浇灭的。超大瓶装就这么透明下去,“你还有什么实话要说?”阿尔弗雷德没好气地看着伊万。

“嗯,我必须要说,你要知道,”俄国人似乎开始精神起来,“我还不从不知道诚实是如此地令人清爽、令人畅快呢!对了,我们继续,你买的那件超人紧身衣简直是个灾难,你穿上去像个盗版的超级马里奥。还有那件愚蠢的圣诞老人装…我讲不出…那件衣服到底哪里好看了。哦,更别提那些你用来吓人的衣服——的确吓人。所以说,你的穿衣品味简直不能再烂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最喜欢你什么也没穿的时候,只有在那时…”

“够了!”阿尔弗雷德从后腰带拔出他的手枪,二话不说就打开了保险栓对准了伊万,“在我们分道扬镳之前,请让我用子弹和诚实堵上你的嘴巴!”

“我告诉过你,”伊万叹了口气,看着四散奔逃的人群,“这不会有好结果的。”

————

在补习
掉线
ಠ_ರೃ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