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的壳

懒癌介绍

算是个文手
复健读条缓慢

但摸鱼次数多于码字 而且画技不精
隔夜尴尬症警告 经常删图

aph养老博爱党 还债中
目前进度不太可观
大概是英厨
米英退散
右耀除了丝路无差其余接受无能

最近沉迷布袋戏相关
墙头众多 五十起步 无穷无尽(?
霹雳大本命是霏霏三贝和九爷
金光是小明大雁试吃鱼
江救捷哥洋人副总甫

大部分cp向喜贵乱三角拉郎混乱邪恶
经常自我拆逆
爬墙技能被动引发的原因很简单
好吃就行

但巨雷生子 雷到打人 雷到自尽
谁给我安利我当场表演一个反复暴毙

青蛙 【短】

大海!放荡不羁的元素。
——题记

大海,弗朗西斯睁大眼睛瞧着它。

波诺弗瓦一家到了这里,海峡的另一端,是个无趣的地方。

很久很久以前吧,是这样的。
没错。

大人们总是这样。要问为什么吧,一直就这样觉得无趣,一直要待在一个地方。

即使他们想要走动,也是不行的,大概是因为礼教什么的。

弗朗西斯就不同了。很久以前,因为很久很久以前,的确是很久很久了。

他还是个孩子。

的确是这样,所以他可以,也唯有他可以了。


青蛙。

这是咱们的青蛙——

是一块黑黝黝的岩石,黑黝黝地趴在海峡的海滩边,悠悠的弯着一个讨人喜欢的弧度。

这上面的岩洞也是我们的,想要上去,就要用爬上去的!不过你会摔跤的!

弗朗西斯爬了上去,跟着那绿色的精灵般的身影。他爬着爬着就摔了一跤。蓝色的笨重法式长裙,带着短跟的法式短靴,金黄色短发的小精灵把他拖出了水面,在那个讨人喜欢的弧度中的水面,阳光懒洋洋地晒着。

弗朗西斯坐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和自己的短靴坐在一起,晒着自己的裙子——免得父亲知道。亚瑟披着那绿色的破旧长披肩,充满鄙视的,正往岩石上缓缓爬去,并且往下扔着松壳和碎叶子。
弗朗西斯突然转过身子,用石头在沙面上写下——大海!放荡不羁的元素。

海浪正一层一层地漫延上来。将会在他写完之前,将一切都冲刷掉。这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连这个也没有了。

连愿望也没有了。什么愿望?去海边!就像这样,现在这样。

你看,我带了这个给你。张开的小手上是一颗完整的松果,光滑,醇蜜的褐色,甚至没有一丝裂纹。

亚瑟轻松地从上面跳下来,脸上挂着一层细汗,蹲下来看着他刻字,这时他刚好属上名字——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这时海浪已经来了,覆过了那诗句。整块石头又浸湿了,就像被舔过了一般,什么也没有了。

那是什么。
亚瑟问,依旧蹲着。怎么写得像蚂蚁一样。

诗。
他回头,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亚瑟靠的很近,一点也没察觉出异样。弗朗西斯盯着他长长的睫毛,一会儿,有一会儿了,然后转开眼。

海是咸的,他的裙子也是,还有他的皮靴。这个暖阳的下午,一切都是咸的。

什么诗?你不是说你父亲讨厌诗吗?

弗朗西斯凝视着光滑的石面,又转回来。
这可是他的事情。
他说,笑了,这还是禁书呢。

亚瑟盯着他的眼睛,映上了宝蓝的鸢尾紫。

父亲会要你的命。他说。会要你的命。

他要就拿去吧,我一点也不在乎。弗朗西斯轻松的站起身来,然后他就惊叫一声。亚瑟笑倒在地上,然后从齐膝的水中把他再次拖出来——

你可坐着别动了,他一边笑,一边扯弗朗西斯的头发。

太阳要下山了。

我们什么时候再来?

哪里?

青蛙。

什么?你说什么?

青蛙!青蛙青蛙!

再也没有机会了。

————————

回学校了我要

评论

热度(12)